习近平为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等颁奖并发表重要讲话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2024-2028年)》
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

日本启动福岛核污染水排海:一倒了之,祸害全球

发布时间:2023-08-25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字体大小[ ]

  在各方的反对声中,当地时间8月24日13时,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启动核污染水排海。经由1公里的海底隧道,核污染水流向太平洋。此后的数十年间,核污染水将持续排入大海,影响整个太平洋乃至全球海域。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是重大的核安全问题,具有跨国界影响,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在国际社会强烈质疑和反对下,日本强排核污染水入海,将一己私利凌驾于全人类长远福祉之上,向全球转嫁核污染风险,是无视国际公共利益的极端自私和不负责任之举。

  深度关注 | 一倒了之 祸害全球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柴雅欣 李云舒

 

  8月24日,日本政府无视国际社会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单方面强行启动福岛核事故污染水排海。图为当日,日本民众手持“不要让污染水流入大海”等标语在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前集会,抗议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无视民意启动核污染水排海。新华社记者 杨光 摄

  在各方的反对声中,当地时间8月24日13时,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启动核污染水排海。经由1公里的海底隧道,核污染水流向太平洋。此后的数十年间,核污染水将持续排入大海,影响整个太平洋乃至全球海域。

  日本福岛核污染水处置是重大的核安全问题,具有跨国界影响,绝不是日本一家的私事。在国际社会强烈质疑和反对下,日本强排核污染水入海,将一己私利凌驾于全人类长远福祉之上,向全球转嫁核污染风险,是无视国际公共利益的极端自私和不负责任之举。

  核污染水计划向海洋排放30年,国际社会强烈反对

  据东京电力公司发布的计划,接下来的17天,东电公司将每天排放约460吨核污染水,之后逐渐增加排放量,2023年度计划排放3万余吨核污染水。目前,福岛第一核电站储存的核污染水约有134万吨,每天新产生的核污染水约有100吨,向海洋排放的时间预计长达30年。

  “2023年8月24日将成为海洋环境的灾难日!”日本正式启动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后,有网友哀叹。

  8月24日,日本民众手持“不要让污染水流入大海”等标语在东京电力公司总部前集会,抗议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无视民意启动核污染水排海。宇野佐知子是抗议人群的一员,她表示,在福岛核事故后,又开始将核污染水排海,这是“双重加害”,东京电力公司声称所排核污染水的放射性物质浓度符合标准,这完全不可信,“连测量仪器本身的可靠性都值得怀疑”。

  同一天,由广岛、长崎核爆受害者子孙组成的“全国核爆受害者二代团体联络协议会”召开记者会,就日本核污染水排海一事发表声明抗议。

  “辐射量再低还是会有风险,这点从痛苦死去的核爆受害者的数据就能看出来。”该团体会长崎山升在记者会上批评称。

  日本强行将核污染水排海的行为激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反对。为敦促日本政府撤回核污染水排海决定,韩国在野党和民间团体多次举办集会、记者会,强烈谴责日本核污染水排海。就在日本启动核污染水排海当日中午,反对日本核污染水排海的16名韩国大学生高喊谴责日本排放核污染水的口号,试图闯入日本驻韩大使馆。

  “这是一场没有剑和枪的、针对全世界的战争。”现年73岁的金正子参与了在韩国釜山日本领事馆门前抗议日本将核污染水排海的集会。她呼吁,“请帮帮我们,不要排放(核污染水)!”

  在菲律宾,多个团体此前曾表达对日本排放核污染水的担忧。菲律宾全国性渔业非政府组织帕马拉卡亚发言人罗内尔表示:“与亚洲许多国家一样,我们强烈反对日本将核污染水排入太平洋,这将污染我们丰富的海洋资源,给菲律宾渔业造成广泛灾难。”

  多个太平洋岛国多次对福岛核污染水入海计划表示反对。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长亨利·普纳明确指出,日本向太平洋排放放射性废物计划不仅是核安全问题,更事关海洋环境、渔业、民众健康以及子孙后代利益。

  8月23日,瓦努阿图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马泰·塞里玛雅在第22届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领导人会议上呼吁,太平洋地区需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抵制日本这一行径,“除非能毫无争议地证明核污染水是安全的,否则日本不能将核污染水排入大海”。

  为全面防范日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对食品安全造成的放射性污染风险,保护中国消费者健康,确保进口食品安全,8月24日,海关总署发布关于全面暂停进口日本水产品的公告。

  “如果核污染水是安全的,就没有必要排海;如果不安全,就更不应该排海。”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方敦促日方立即撤销错误决定,本着对海洋环境、人类健康负责任的态度,切实尊重科学,以妥善的、负责任的方式来处置核污染水。

  东京电力公司曾多次在处理核污染水问题上发生丑闻,“黑历史”斑斑

  日本福岛核污染水这个“潘多拉的盒子”,已经存放了12年。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地震,地震引发的巨大海啸袭击福岛第一核电站,导致电源中断,冷却系统瘫痪,三个核反应堆相继发生堆芯熔毁,放射性物质泄漏。为冷却反应堆,日本持续向原子炉内注入海水,这些海水与流入反应堆设施的雨水、地下水一同成为核污染水,至今已积存了约134万吨,每天还在持续增加。

  2013年12月,日本核能主管部门经济产业省设立工作小组就“处理水”排放问题进行技术探讨。2016年6月,该工作小组发布报告称,经过对海洋排放、地下掩埋(加入水泥等固化后埋入地下)、地层注入(用管道注入地层深处)、蒸汽释放(气化为水蒸气排入大气)、氢气释放(电解为氢气排入大气)等5种方法的评估,将“处理水”稀释后排海是“成本最低”的方法。

  2021年4月,日本政府单方面宣布将在2023年实施核污染水排海,理由是已有储水罐即将全部装满,且无更多空地用于建设储水罐。

  果真“迫不得已”吗?有分析称,从卫星影像中可以看到,最早一批废水罐已经锈蚀不堪、亟待更换,而这将产生高昂的费用。日本政府执意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并非因为空间不够,而是不愿承担维护成本。

  令人担忧的是,自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东京电力公司曾多次在处理核污染水问题上发生丑闻,数据造假、迟报、瞒报等“黑历史”斑斑。

  2011年6月以后,东京电力公司曾长期声称没有新的核污染水排入海洋。然而,随着2013年一系列核污染水泄漏事件曝光,东京电力公司才终于承认有高浓度核污染水泄漏入海,引发轩然大波。2015年2月,东京电力公司再次被曝隐瞒实情,公司在2014年4月即知晓有高浓度放射性核污染水从排水沟持续排入大海,却一直未予公布,也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该公司随后派人到日本经济产业省鞠躬道歉。

  犯错鞠躬,坚决不改。作为日方处理核污染水关键设施的“多核素处理系统”(ALPS),在运行期间不断出现问题。2016年被发现有4处漏水、2018年所谓的“处理水”中锶等放射性物质被曝超标、2021年用于吸附排气中放射性物质的滤网近半数出现损坏……

  针对东京电力公司提供的核污染水处理及其他相关数据,许多专家提出质疑。韩国市民团体“原子能安全和未来”代表、核能领域专家李丁润指出,如果ALPS性能良好,则无法解释经该系统处理过的核污染水中仍然检出多种放射性物质超标。

  自人类和平利用核能以来,人为向海洋排放核事故污染水没有先例

  在日本外务省官方网站上,宣扬ALPS“处理水”安全的专题链接被设置在首页右侧的醒目位置。

  自排放核污染水入海的决定作出后,质疑和反对的声浪从未停止。日本政府则不遗余力地混淆视听,发起密集公关行动,大肆宣扬“核污染水安全论”。

  日本还试图拉拢部分国家、国际机构和组织为其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背书。今年4月,在七国集团气候、能源和环境部长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称,福岛核电站退役工作包括核污染水排海方面的稳步进展将受到欢迎。德国环境、自然保护、核安全和消费者保护部部长莱姆克当场反驳,表示“我们无法对核污染水排海持欢迎意见”。

  事实上,ALPS系统净化并不能让核污染水变得完全无害,海水稀释也不能减少排放核污染水的放射性总剂量。日本政府没有证明核污染水净化装置的长期可靠性,没有证明核污染水数据的真实准确性,也没有证明排海对海洋环境和人类健康安全无害。

  以核污染水影响海产品安全为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教授、中国辐射防护学会常务理事陈志告诉记者,对海生动物来说,核污染水里面的放射性核素可能通过海生动物的新陈代谢进入体内,而对海带等海生植物来说,其表面或将受到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核素污染。随着洋流扩散并形成生物富集效应,海洋生态和人类健康将面临难以预测的深远影响。

  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网站等发布的监测数据,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到今年1月,福岛核电站港口区海水中放射性核素氚浓度仍在持续增加。今年5月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港湾内捕获的海鱼许氏平鲉体内放射性元素超标,放射性元素铯含量达每千克1.8万贝克勒尔,超过日本食品卫生法所规定标准的180倍。

  自人类和平利用核能以来,人为向海洋排放核事故污染水没有先例,也没有公认的处置标准。“如此巨大体量的核污染水对环境和生物的长期影响还无法准确评估,而不确定性正是风险所在。”陈志说。

  覆水难收,遗祸无穷。当前,我国生态环境部按照监控重点区域、覆盖管辖海域、掌握关键通道的思路,正在组织开展2023年度我国管辖海域海洋辐射环境监测,后续将持续加强有关监测工作,及时跟踪研判福岛核污染水排海对我国海洋辐射环境可能产生的影响,切实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健康。

  海洋是全人类的共同家园,日本核污染水排海行径侵犯各国人民健康权、发展权和环境权

  12年前,福岛核事故造成严重灾难,向海洋释放了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如今,日本出于一己之私利,将核污染水一排了之,给当地民众乃至世界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二次伤害。

  从地理位置看,福岛沿岸的洋流为日本暖流,往北与千岛寒流交汇后,形成世界第一大渔场北海道渔场。随后,大部分污染物会进入北太平洋暖流向东扩散。2021年,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海洋工程研究院相关团队从宏观和微观角度分别建立了海洋尺度下放射性物质的扩散模型,并实现了福岛核污染水排放计划的长期模拟。其中,宏观模拟结果表明,核污染水在排放后240天就会到达我国沿岸海域,1200天后将到达北美沿岸并覆盖几乎整个北太平洋。

  日本强推核污染水排海,不正当、不合法。日本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公约的缔约国,有义务遵守公约。“核污染水排海计划违背辐射防护正当性原则,还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规定的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以及1972年《伦敦倾废公约》禁止通过海上人工构筑物向海洋倾倒放射性废物的规定等。”陈志说。

  日本强推核污染水排海,不合理、不必要。排海绝非处置福岛核污染水唯一的、最安全和最可靠的选项,为何日本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意孤行?答案不言自明:省钱,简单,对日本自身的污染风险最小。

  把经济利益看得比人民安全重要、自身利益比共同安全重要、眼前利益比持续安全重要。“日本政府无视国际上建议的其他处置方案,完全从经济成本和党派私利角度出发思考福岛核污染水排海问题,将风险转移给了全世界,其自私与短视暴露无遗。”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邹皓丹说。

  “核污染水排到海里就无法收回来了。”日本福岛县福岛市居民宍户幸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参加反对核污染水排海的抗议活动,不仅是为了阻止核污染水排入海洋,更是为了让子孙后代知晓核污染水排海计划的荒谬之处。

  海洋是全人类的共同家园,日本核污染水排海行径侵犯各国人民健康权、发展权和环境权。实践将会证明,日本核污染水排海之举狭隘、短视、急功近利,难以实现真正安全,难以做到持续安全,只会将伤痛延续给人类的子孙后代,也将自己置于国际被告席,长期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